其实关于这件事,我很久以前就想记录下来。

前些年,网络上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这年头,你没点心理疾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成功。。。

可能就是这样一句话,让我一直以为持续性的心理压力和偶尔的轻生年头让我以为这是所有努力拼搏的人都会经历的。

2017年,当其他同年级同学都在按部就班的完成科研工作的时候,我按照父母的意愿准备出国交流学习,但对于当时已经6年没怎么学过英语的我来说,雅思英语考试竟成了一块绊脚石,在陆陆续续准备了一年半以后,终于在第三次雅思考试中通过了国家要求的基准线。。。也许是从那时开始,我就一个人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一个人准备,一个人学习,一个人考试,与周围所有人的共同方向越走越远

2019年,我如愿以偿拿到了出国的offer,非常顺利来到美国,那时刚谈了一个月的异地恋女朋友就给我带了绿帽子,这使我陷入深深的自我否定,甚至开始了漫长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直到有朋友提醒我,这样的我并不是爱,而是由于这件事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而自我否定。同时不巧的是在国内准备了很久的前期工作,原本计划的研究方向,突然换成了另一个,一个我基本没涉足过的方向,于是开始辛辛苦苦的从头学起学了半年新方向,终于在2020年疫情开始前跑通了那个模式

2020年,虽然模式跑通了,但疫情也开始了,原本可以随时见到导师和实验室的师哥师姐们,有问题都能第一时间解决,可疫情封闭在家,很多困难无法第一时间解决,这让我左右为难,不得不自己选择自己擅长的方式解释导师提出的课题,可这个方式出力不讨好,流程复杂结果难以解释不说,时间飞快的流逝

疫情开始后,原本在国外就不认识几个人的我,被自我居家封闭在小房间里,日常只能与舍友每天聊聊天,工作工作,13小时的时差几乎切断了我与国内朋友的交流;工作的不顺利和物理空间上的隔绝,使我时常日夜颠倒,早晨5点入睡成了常态,神经紧张,精神崩溃成了常态,最后只有接着酒意能勉强入睡。。。肠胃因为饮食不规律还有美国那要命的快餐变得越来越差,胃痛却不敢去医院担心疫情传染,有一次已经胃穿孔,一个人窝着床上等待身体恢复

转眼,2021年在面临是否回国的问题上犹豫不定,如果不回国也许疫情马上结束又可以和实验室的老师同学讨论交流,工作会进展的很顺利;如果回国也许可以和国内的朋友交流讨论,但国外的资源就不方便使用。。。最后在决定申请在国外再留一年,可申请之路及其艰辛,各种流程变来变去,导致并不能很顺利的申请,最后还是回国吧

回国以后,继续在美国没完成的工作,可这工作的结论一直不好,反反复复试了很多种方案,最终仍然不够理想,但离预计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不仅小论文写不完,大论文也写不完,没有办法。父母一天一催为什么还没写完,为什么还没毕业,父母还找我周围的老师旁敲侧击给我压力催我论文的事,越是很大压力越无法专心思考,工作的结果就越不好,论文就越写不出来;与此同时,还有一份超级巨大的不可描述的其他压力把我推向了崩溃的顶峰。。。我觉得这样下去我可能就疯了,还保持着一丝理智的我抓紧到学校官网的心理咨询网站上下载了SDS抑郁自评量表,果不其然分数在最高档“超过60分,应该即使拜访心理医生,进行治疗”,我知道,我真的病了

终于,2021年11月6日,在越来越多次崩溃和轻生的念头之后,女朋友带我去了精神卫生医院,青岛人一般俗称七医,一个一般正常人不会来的地方,据说关了很多精神病人,虽然事实也是如此。当时的电子病历上描述的现病史:患者于3月前压力大缓慢起病,主要表现为失眠,躺下睡不着,感觉累,愿意躺在床上,情绪不好,脑子反应慢,不愿意说话,不愿意活动,烦躁,坐立不安,有时感觉头痛,越往,觉得过的没有意思,自服褪黑素治疗,今来我院门诊就诊。

经过了一系列评估包括心电图,症状自评量表(SCL-90),自杀风险测评,躁狂状态评定量表,宗氏抑郁自评量表,宗氏焦虑自评量表,最终医生诊断为中度自杀风险和重度抑郁倾向还有轻度焦虑状态。医生给我开了三种药,碳酸锂,盐酸文拉法辛缓释胶囊,佐匹克隆片。回家后查了资料发现这样的精神类药物对大脑会产生不可逆的损伤,智商变低,反应力变差,正在写论文需要脑子的我是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的,在加上女盆友的关心和安慰,我还是想尝试自己挨过这段日子再看看后续精神状况。

好在,后来精神有些好转了。直到2022年4月18日,我再次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压力巨大,我想可能我需要吃药了,于是尝试按医生的起始剂量吃药。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后来看了看说明书,70%的用药者都不可避免的出现副作用,卧槽,这也太高了。

首先,用药后浑身发冷,类似于伤寒感冒的症状,尽管穿着厚羽绒服仍然很冷,手脚冰凉;浑身肌肉开始抖动,胳膊大腿无力,牙齿的咬合肌不停使唤的抽搐,上下牙不规律互相撞击;精神上似乎无法思考,时不时开始发愣发呆;记忆变差,几秒前的事情突然就想不起来了;最可怕的是反应力变差,在马路上开车,不能及早的发现横穿马路的行人,直到人到面前才能发现;胃口变差,看到任何食物包括自己原本喜欢的食物都提不起兴趣来;胃疼,严重的胃疼;消化力变差,饭后很多个小时仍然很撑;

经历着一次用药以后,我意识到,这药的药效也许就是通过一系列副作用的出现把你的精神压力吓回去了,让你完全丧失思考的能力,从而没法产生压力。同时我也意识到,过去认识的一些如抑郁症或双向情感障碍的朋友同学,他们真的过的不容易。压力大时莫名其妙的的大哭真的是可以理解的一件事,对于他们来说,能正常的生活已经是一件困难的事了,他们往往吃的是比我多很多倍的药量,可以说不论是病情本身的症状还是用药以后的副作用对一个人的正常生理机能都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R.I.P

患有精神类疾病孩子的家长往往不能体会孩子患病及用药后的痛苦,真的,我建议这些家人或者朋友甚至医生可以尝试一次小剂量的这些药物,只要一次,你自己身上的反应就足以你对病患有全新的认识。

怎么说呢,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感觉像是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或许待我八九十岁的时候,身体可能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还是多关系关心自己身边的人,自己爱的人,自己在乎的人。因为,后悔的时候就晚了。

Last modification:April 21, 2022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